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公共服务 > 文旅论坛

错字何以成为靶子

来源: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:2021-04-29 08:47:41 撰稿人: 编辑: 浏览次数:708
分享:

近年来,很多名头不小的书法家,乃至专业机构的领头人,被诟病最多的就是他们书法作品中的错字。这些错字的体现方式,可以简单分为三类:一、把字写错了。二、写白字。比如这个字不是这首诗中的字,张冠李戴了。三、落字。诗文中必须出现的字没有写,出现断句、语词不通等情况。

对书法名家,或对各级书协组织掌门人进行批评,天经地义。批评是一种修正,批评行为本身是人类理性的直接反应,是指斥时弊,强化道义的手段。不能因为书坛存在着焦虑就不敢批评,不能批评。相反,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书法批评越是不能缺少。书协换届,一些人焦虑;参加展览,一些人焦虑;面对荣誉和市场,一些人还是焦虑。焦虑来自于我们对功名利禄的向往,对荣华富贵的渴望。批评对焦虑进行诊断,是站在批判的立场上,客观思考一个时代的精神状态,通过对自我的剖析,达到对书坛的剖析。但是也有一种疑问,时下的书法批评,为何只在错字上纠缠,一而再,再而三,没完没了?

首先,很多人对书法批评的理解仅仅停留在“纠错”的层面,虽然是简单的认知,但是也符合一定的道理。错字比较形象,在大庭广众面前出现,容易识别,就事论事,可以引起共鸣。

错字是书法评选、书法创作、书法欣赏、书法营销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。一个错字,两个错字,数个错字,分布在一幅书法作品的不同地方,不仅影响这幅书法作品的质量,同时,也影响我们对书法艺术的判断。在书法评选过程中,某些评委认为,一幅书法作品出现一到三个错字,仍有资格入选重要展览。有的评委则持相反立场,强调一幅书法作品一个错字都不应该出现,理由是书法作品只要出现错字,即意味着这幅书法作品的失败,因此,没有资格展览和发表,也没有资格卖给收藏者和书法爱好者。

某种意义上,今天的书法家进入了一种“竞技书法”的时代。展览是竞技书法的重要舞台,甚至可以看成唯一的重要舞台。只有在展览的平台上得到赞许,才有可能引起专业领域和市场的认可,所谓的功成名就便得到落实。

在书法竞技的过程中,书法作品能够忠于传统,适度创新,均有可能崭露头角。然而,随着竞技书法日趋功利化,热闹的景象前所未有,判断标准、评选标准渐渐降低,似乎将判断和评选的标准降下来,新人才能辈出,书坛才能繁荣,文化才能复兴。

关于当代竞技书法的评选,有人建议一幅书法作品可以允许若干错字出现,也就是说,错字对一幅书法作品的消极影响有多大可以忽略,是不是致命的错误也没有必要追究。理由是,当代书法注重视觉效果,传统书法中的阅读功能已是陈年往事。其次,传统书法中的错字时隐时现,既然古人的书法中也剔除不掉错字,遑论今人的书写。于是,就有人理直气壮地说,宽容书法作品中的错字,是当代书法评选的观念突破。有错字的书法作品当然有资格参加书法展览,甚至成为获奖作品。

其实,这种理由不靠谱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书法实用功能逐渐退出中国人的日常生活,于是我们就拉起一道心灵的屏障,对书法的文化要求蜕变成感官愉悦和厅堂装饰。另外,传统书法作品中的错字与当代书法作品中的错字不能同日而语。传统书法作品由手札、文稿、碑铭构成,基本是实用性的汉字书写与刻写。手札是古人日常生活的陈述,由于时间的紧迫性与事务的目的性,书写者的书写过程是急促的。手札是现实生活的需要,一通手札中出现的个别白字与错字,不影响手札中所表达的内容。相比较而言,碑铭中的错字较少,因为碑铭是记功表事的,碑文的写作,需要不断推敲。刻工的刻写,追求精益求精。

竞技书法没有实用性,当代书法家所看重的是书法作为艺术的一部分。因此,书法家的创作过程,是对一段文字、一首诗、一首词的抄录。在竞技中,被看重的是笔墨的优劣,而非文书的结合。那么,对十几个、几十个的文字数次抄写,还不能做到精准,就让人贻笑大方了。因此,我要申明,当代书法展览中的书法作品不能有错字,哪怕有一个或两个错字也不行,既然要参与竞技,就需要把汉字写准确,这幅没有写准确,就换纸再写,直到没有文字错误为止。

或许有人认为这样的要求有点过分,其实不然。我们可以与其他艺术门类做比较。声乐演员在舞台表演,如果演唱时跑调,观众不会原谅。戏曲演员亦然。表演时唱错,甚至会被观众抛弃。交响乐何尝不是如此,演奏时出现不和谐音节,指挥的声望会大幅度下降。舞蹈、绘画等,也有不能妥协的底线,如果突破了这个底线,就意味着水准大失,艺术价值不复存在。

于此不难理解我们对书法家写错字的不满。这是对书法艺术最基本的要求,也是对当代书法家文化素养的要求。


 ▲“大师”请站稳(漫画)  黄卓 绘


链 接

春节前夕,一则人民文学出版社新春文创误把“祸”字当“福”字的消息引发网友热议。本来是挺好的礼品,问题就出在“福”字上,出版社从启功的书帖中,找到5个不同的“福”字,做成新春福。但是其中有一个草书的“福”,很快被网友发现,其实是“祸”字。事实上,很多汉字,在正书当中,它们的字形相差甚远,但是一旦写成草书就很相似,这就给人们认识草书带来很大的麻烦。例如,“与、天”和“知、去”这两对4个字,草书写法很相似,差别微乎其微,不要说普通人,有时就是学书者也不好分辨。如果把握不准,似是而非,一旦写错,就可能贻笑大方。除了草书,行楷、行书写快了也很容易将本来根本不同的笔画和结构相混淆,比如,双人旁和绞丝旁,这两个偏旁部首,都可以一笔写成,但是,提按的地方是不一样的,轻重缓急也不同。所以行楷、行书也要注意连笔法,在连笔的同时注意间架结构。总之,为了更好地认知书法中的繁体字或古文字,最好能理解其来源,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。


上一篇

文化和旅游部部署2021年“五一”假期旅游出行疫情防控工作

下一篇

学深学浅

返回列表
相关新闻
版权所有:黑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 维护更新:黑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地址:哈尔滨南岗区中山路197号
邮编:150001 ICP备案: 黑ICP备05004173号-4 主办:黑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84
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252号